通知公告:
指標與評價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量化研究 > 指標與評價

我國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發展演進與實踐探索

信息來源: 《理論與現代化》2019年第2期  責任編輯:謝 晉作者:馬蔡琛 陳蕾宇  發布時間:2019-05-28

【摘 要】績效指標的構建是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核心環節。隨著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預算績效管理理念的確定,對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構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積極開展了構建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試點工作,目前中央各部門以及部分省市已然構建了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與預算績效個性指標體系,積累了一定的經驗。故有必要梳理我國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發展演進與實踐探索,尋求其已取得的成績及存在的問題,從而為進一步完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奠定基礎。

【關鍵詞】預算績效評價;績效管理;績效指標

 

進入21世紀以來,政府預算績效管理改革可謂“風生水起”。圍繞績效評價的核心要求,設計、優化和凝練出相互支撐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這既是預算管理技術改進的要求,也是提升預算資源配置效率與使用效果的必由之路。2018年9月頒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明確提出“健全預算績效標準體系”的改革要求,要求各級財政部門和各行業主管部門要建立健全共性績效指標框架及分行業、分領域的個性績效指標體系,并增設績效指標共享機制。

在預算績效管理的現實推進中,中央與地方已然紛紛開展了構建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試點,積累了一定經驗。本文通過梳理我國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演進歷程,從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及各行業個性績效指標體系兩方面著手,通過對共性指標在推廣程度、統一性等方面的考察,以及對個性指標在類別劃分、結構設計和指標細化等方面的綜合比較,以期為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提供指標體系方面的有效支撐。

一、我國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的實踐與發展

顧名思義,共性指標是指具有統一的定義、測量和解釋方法,有助于不同地區、不同部門、不同行業之間進行標準化比較的指標。自2000年我國開始探討財政支出績效考評體系以來,中央與地方各部門開展了一系列的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的試點,取得了一些寶貴的經驗。

(一)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的萌芽階段(2000-2003年)

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理念的日益深化,建立與之相適應的公共財政體系成為中國財政改革的主攻方向。財政支出需要逐步從競爭性資源配置領域退出,更為重視教科文衛等公共產品與服務的有效供給。為合理配置財政資源,財政部于2000年提出“積極探索建立財政支出績效考評工作體系”的改革思路[1],并由教科文司在考察美英等發達經濟體財政支出績效考評體制的基礎上,于2003年頒布了《中央級教科文部門項目績效考評管理試行辦法》,邁出了預算績效評價制度化的第一步。同年9月,財政部又頒發了《中央級行政經費項目支出績效考評管理辦法試行》,將中央預算中的行政經費作為績效評價對象,擴寬了評價范圍。

上述兩個辦法中都將評價共性指標分為業務考評和財務考評兩類指標,還對兩類指標進一步細分。比如在《中央級行政經費項目支出績效考評管理辦法(試行)》中,將財務考評指標分為資金到位數量、資金到位及時性、資金支出情況和財務制度執行情況四個具體指標。這種指標的分類構造方式為績效指標框架中一級指標的設置提供了思路,在后來的地方預算績效管理實踐中,有部分省份(如浙江省)在構造財政支出績效評價指標庫時就采用了此種模式[2]。另外,上述指標的細化設置也為后來共性評價指標框架中“項目立項”“資金管理”“產出”等指標的設計奠定了基礎,比如資金到位率、到位及時性等指標就是目前資金管理類指標的基本內容。

(二)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構建的探索階段(2004-2011年)

2003年10月,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中明確提出要“建立預算績效考評體系”,這標志著預算績效管理改革的全面啟動。各級財政部門開始積極探索預算績效指標框架的構建問題。就中央層面而言,在這一階段,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逐步細化與優化,具體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指標權重初步明晰。在2004年《中央級農口部門項目支出績效考評實施辦法(試行)》中細化了指標權重的設計,將業務指標與財務指標這兩個一級指標分別賦予60%和40%的權重。(2)績效指標單獨分離。2004年印發的《中央經濟建設部門項目績效考評管理辦法(試行)》中,將效益指標從業務指標與財務指標中分離,細化考核項目數量、質量目標完成情況、完成及時性、實現績效目標的成本、社會效益、經濟合理性和可持續發展性,使得績效指標更為明晰。(3)事前績效評價指標的設置。2009年財政部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推進中央部門預算項目支出績效評價試點工作的通知》,要求相關部門和單位開展項目事前自評,并以項目定位、項目計劃、項目管理、項目預期結果為一級指標,構建了包含13個定性指標的事前評價指標框架。(4)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初步形成。為規范績效評價指標設置,財政部2011年發布的《財政支出績效評價管理暫行辦法》,進一步劃分為三級指標體系(包括3個一級指標、8個二級指標和23個三級指標),并為每項指標設置了具體分值①,這為中央各部門及地方績效評價工作的開展提供了規范性參考意見。

就地方層面而言,各級地方政府也廣泛開展了績效評價試點,豐富了預算績效指標建設的生態多樣性。總體來看,在2011之前,各地多采用業務指標、財務指標的分類模式,來構造項目支出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體系。比如,浙江省以業務指標和財務指標為一級指標,并細化設計了業務指標中的目標完成程度(目標完成率、完成質量、及時性、驗收有效性)和效益實現情況(經濟、社會、生態效益、可持續影響、公眾滿意度)兩類指標[3],這是后來項目產出和項目效益指標的雛形。自2011年中央財政支出績效指標體系形成以來,部分地方政府迅速響應,按照項目決策、項目管理、項目績效作為一級指標的構造方式,初步設計了預算績效共性指標體系。比如,遼寧和山東兩省完全采用了中央績效評價指標框架來指導績效考評工作②;重慶市則在中央財政支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的基礎上略微改變,增大了管理類指標比重,將項目管理指標的分值由25分提升為30分,并增設了項目管控指標(質量、成本、風險、進度、溝通管理)[4]。

(三)預算績效共性指標框架的優化與完善階段(2012年至今)

1.全過程預算績效共性指標體系的構建

2011年,財政部印發了《關于推進預算績效管理的指導意見》,明確了“預算編制有目標、預算執行有監控、預算完成有評價、評價結果有反饋應用”的全過程預算績效管理理念。但這一時期績效指標的設計仍以事后評價為主,并未形成事前、事中、事后三階段的績效指標體系。隨著預算績效管理的縱深推進,部分地區(如上海市閔行區)開始分類構建項目支出預算的立項評價、跟蹤評價、后評價的三階段績效指標體系,并依據三個階段評價側重點的差異性,賦予一級指標不同的權重[5]。具體來說,因立項評價旨在對項目支出進行事前把控,故賦予項目決策指標50%的最大權重,并細化設置了項目預算與風險指標,旨在考評項目預算的科學規范性以及項目的風險把控能力。后評價重在對項目支出最終結果的考評,故將項目績效指標的權重設置為60%,而只賦予項目決策10%的權重。另外,跟蹤評價的目的在于對項目過程進行監督,及時發現并糾正偏差,故重點在于標注未完成事項,而不是評分,也就沒有設置權重一欄,而且增設了預算執行準確性、工作計劃完整性與執行準確性指標,使得項目完成進度與實施方案之間的對比更為明晰。

2.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的擴展與推廣

隨著預算績效管理改革的逐步推進,績效評價范圍進一步擴展。為貫徹落實財政部2012年印發的《預算績效管理工作規劃(2012—2015年)》中關于推進綜合績效評價及部門整體支出績效評價的要求,為使績效評價工作更具規范性和統一性,財政部于2013年制定了《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體系框架》,將原來僅針對項目支出的績效指標體系,擴展為項目支出、部門整體支出、財政預算績效評價的三大指標框架,而且在2011年績效指標框架的基礎上,具體化了項目支出績效評價共性指標的表述,不僅將定性指標轉為定量化表述③,列出具體的指標公式,還將一級指標以“投入—過程—產出—效果”的邏輯模型加以展現,便于對項目運行的全過程進行評價。這是我國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建設中的一大進步。

隨后,湖北、黑龍江、云南、安徽、天津、江西等省市紛紛響應,參照2013年的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初步構建了項目支出、部門整體支出、財政預算績效評價指標框架。其中天津、江西兩省市還對2013年的共性指標框架進行了略微改造。在天津市的項目支出績效評價共性指標體系中,增設了政府采購率和項目資金調整率等財務管理類指標,用于考評政府采購的規范性和預算資金的變動程度。在江西省的部門整體支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中,增設了績效管理類評價指標,諸如目標覆蓋率、監控率、違規率、評價結果應用率等,充分體現了全過程預算績效管理理念。這些地方改革的積極探索為后續績效指標體系的進一步完善,提供了較具啟示性的地方創新樣本。

總體而言,經過近年來的不斷努力,我國預算績效共性指標體系逐步完善,整體呈現出指標覆蓋范圍逐步擴展、指標體系級次逐步清晰等特征,在具體引導績效管理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具體來說:首先,項目支出、部門整體支出、財政預算績效評價指標體系的分離構造,不僅使得政府對于項目支出的績效評價更具針對性,還有利于對財政總體績效的把控,除能獲取項目支出的相關信息外,還可掌握基本支出、財政支出總體效率,結構性配置效率、收入效率等信息,可為后續預算分配的調整提供依據。其次,以“投入—過程—產出—效果”為基礎的三級績效指標體系構造,不僅涵蓋整個項目運行周期,而且使得各具體指標的隸屬關系更為清晰,從而有利于績效薄弱環節的查找以及對項目全過程的把控。此外,預算績效共性指標體系在地方層面上的推廣、改進與應用,還可為指標體系的進一步完善、統一奠定基礎,進而增大各地區績效對比的可能性。

二、我國預算績效個性指標體系的綜合比較分析

總體來說,目前中央各部門以及大部分省級財政已然構建了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就未來發展而言,基于各部門的不同職責以及項目多樣性的特征,盡快完善分行業的個性指標體系④,應該是今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中急需突破的重要命題。故有必要針對各地方各部門已有的指標體系,在指標構建方式、類別劃分、層級構造、數量分布等方面進行綜合對比分析,以求為預算績效指標庫的構造提供一個總體性的框架思路。

(一)構建方式與類別劃分

針對于不同的部門職責以及項目多樣性特征而構建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其構造方式可分為兩種類型。一種是以部門為基礎分別構建績效指標體系,比如山東省2017年構建的分部門項目支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其中,海洋與漁業部門以產出和結果為一級指標,構建了包含109個具體指標的個性指標體系,分別適用于漁業生產發展、水產品質量安全等20類項目[6]。另一種為以項目分類為基礎來構造預算績效指標體系,各部門按照分類索引和關鍵詞,從中查找與提取所需的指標。就項目的類別劃分而言,不同省份具有不同的分類索引,但總體上均以預算科目為基礎來細化績效指標(如表1所示)。


1559091933990677.png


就以上兩種分類方式的現實應用而言,從短期來看,以部門劃分來構建指標體系的方式,在績效指標不需調整的情況下,對于各部門開展績效評價工作頗具便利性。但從長期性來看,與功能分類相比,這種分散的構造方式難以統計各指標的使用頻度,不利于績效指標的動態調整,容易造成指標的僵化,而且功能分類較之部門分類更具穩定性,部門可重組但功能是相對穩定的。另外,從整體來看,各部門之間雖然具有不同的職責分工,但仍存在諸如信息化建設、人才隊伍建設等常規類項目,在指標共享性相對較低的現實情況下,由各部門分別構造績效指標體系,不僅增大了構建指標體系的工作量,也容易弱化各部門間績效評價的可比性,而以功能分類的方式則可以將常規類項目統一納入通用類指標來降低重復性。

(二)結構設計與層級構造

從框架要素來講,大多省份(如吉林省等)多采用“編碼—科目名稱—指標名稱—指標解釋及評價要點”的組成結構,來構建預算績效指標框架[7]。但此種框架結構略顯單一,指標體系最終是為績效評價服務的,不僅需要具體的指標計算公式,還需要評價標準、指標數據來源、目標值、標桿值等信息的支撐。廣東省構建的財政預算績效指標庫,采用“編碼—資金用途—指標名稱(三級)—指標解釋”等基本信息,還包括了“指標出處—評分標準—指標值(標準值、實際值、歷史值、其他地區參考數據)—指標適用范圍(層級與類型)—關鍵詞”的結構框架[8]。這不僅包含了績效評價所需的基本信息,提高了指標的實用性,實現了指標數據的可衡量、可分析、可比較,還增添了指標適用范圍與關鍵詞兩個信息項,將指標體系由一維項目分類擴展為包含項目分類、政府級次分類、績效評價分類的三維構造,使得各級政府部門(省市縣)提取項目支出和部門整體支出的績效評價指標更具指引性。

此外,指標體系中包含龐大的指標數量,為了使指標索引更為清晰,各地在設計指標體系時,一般都會設置指標名稱的層級結構,將各類指標統一串聯。比如,有些省份(如河北省)就采用了兩級構造模式,以產出、效果為一級指標,具體構建其二級具體指標[9];也有地區(如廣西壯族自治區)采用三級構造模式,將產出、效益指標細化為數量、質量、時效、成本、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生態效益、可持續影響等二級指標,并根據各類項目的特性,從中選取適用指標,對應設置具體的三級個性指標[10]。這種三級構造方式不僅與財政部發布的共性指標框架相對應,各部門在提取個性績效指標時,也能夠與三級管理類指標有效對接,其分類的細化設置也有利于指標的查詢與提取。

(三)數量分布與指標細化

目前,較為完善的預算績效指標框架當屬廣東與河北兩省構建的財政預算績效指標庫,其中廣東省共收錄了20個行業大類、52個子類、277個資金用途、2589個產出、效益類績效指標,而河北省共構建了38類1458個績效指標。為了使預算績效指標體系更為完善,我們通過統計上述兩省各類績效指標的數量分布,來找尋各自體系中的優勢與相對薄弱點,以求將各類績效指標框架相互融合,細化指標分類并豐富各類績效指標的設置。

盡管在廣東與河北兩省構建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中,其項目大類的劃分不盡相同,但大多是在功能分類基礎上的合并與分化,比如河北省的節能減排類、環境保護類指標可與廣東省的節能環保類指標相對應。為便于比較兩省績效指標的數量分布,可將二者的分類統一歸納為25類項目來加以對比分析(如圖1所示)。因廣東省構建的績效指標總量是河北省的兩倍,故從圖中可觀測到,大部分類別的指標數量均以廣東省居多,但也可發現河北省績效指標數量多于廣東省的類別。這表明在這幾類項目中可能存在更為細化的指標分類,可由此為突破點進一步豐富預算績效指標體系。


1559091959251563.png


首先,就公共安全、科技和水利這三大功能類績效指標數量分布來看,河北省在廣東省構建的公共安全類績效指標的基礎上,除公安、司法、法院、檢察院項目外,還針對交通項目單獨構建了諸如車輛違法下降率、巡警警力覆蓋率等29個三級指標;在科技類項目科學技術普及資金用途下,除年度舉辦科普活動次數及科普展館展示內容更新率指標外,還增設了科普場館使用率、科普公共服務平臺建設數量指標;在水利類項目下,在水土保持、防汛抗旱、水庫移民扶持三類項目的基礎上,還增設了水資源節約與保護、水文監測、水質監測、農田水利四項26個指標。其次,就培訓、人才隊伍建設、基礎建設修繕、購置、補助補貼租金、課題研究、信息化建設7類通用類指標的設置而言,除基礎建設修繕類指標外,其余類別的指標數量都是河北省居多。究其原因在于,河北省采用項目細化分類的方式來構建通用類績效指標。比如,以信息化建設類項目為例,河北省從辦公自動化、軟件開發、系統安全三方面出發,構造了32個項目績效指標。這種細化分類的構造模式,不僅使得績效指標的設置更為全面,還使得指標索引更為清晰。

綜上所述,為實現預算績效評價的持續深化,我國已然開展了一系列關于預算績效個性指標的設計探索,形成了多類型、分領域的預算績效指標框架,為后續個性績效指標體系的進一步完善,提供了較具啟示性的地方素材。此外,通過對各地區個性績效指標的綜合比較可發現,以預算功能分類為基礎,構造包含編碼、類別、指標名稱(三級)、指標解釋、評分標準、指標取值(標準值、歷史值、實際值、參考值)、指標適用類型和關鍵詞等信息的指標體系,便于指標提取及比對,這將是未來完善預算績效個性指標體系的努力方向。

三、我國預算績效指標體系建設面臨的挑戰與建議

(一)預算績效指標體系的維度有待延伸與擴展

2018年9月頒布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中明確要求構建全方位、全過程、全覆蓋的預算績效管理體系,這就需要更為完善的績效指標體系來支撐。而目前各地區、各部門的預算績效指標框架仍主要聚焦于一般公共預算中的項目支出,部門整體支出及財政預算收支綜合績效評價的指標體系建設及推廣程度還相對較低⑤,同時也甚少涉及非一般公共預算的績效指標構建問題。另外,預算支出可按照部門分類、功能分類、經濟分類三種方式來劃分,三者類似于企業中車間、產品和成本構成的關系[11],三者缺一不可。而目前各地方構建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或以部門來劃分,或以功能分類來劃分,較少涉及經濟分類問題。此外,目前,除少數地區(如上海閔行區)采用事前、事中、事后的三層績效評價指標體系,多數地區和部門還主要集中于預算績效的事后評價,其指標體系并未在時間維度上做出劃分。因此,我國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還需進一步擴展,盡快構建一個以部門分類、功能分類、經濟分類三維一體,涵蓋四本預算、五級政府的全過程預算績效指標體系。

(二)績效指標體系的內容有待統一與規范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的意見》中明確要求,進一步規范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細化各行業個性績效指標體系,增設各地績效指標共享機制。但從現狀來看,距此要求尚有一定的距離。首先,就共性績效指標框架而言,雖然大部分省份已構建了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但存在著實質內容大體相似,但表達方式卻不同的問題。例如,在網絡上能夠公開檢索到的17個省(直轄市、自治區)的預算績效考評共性指標框架,只有6個地區⑥與財政部2013年發布的《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體系框架》相類似。其次,就個性績效指標框架而言,目前,部分地區(如廣東省、河北省等)已初步形成了一系列分行業、分領域的個性績效指標體系,這是預算績效管理改革的一大進步。但總體上,各地區間尚未建立起有效的指標信息共享機制,績效指標缺乏統一性,使得績效測評結果難以進行橫向與縱向比較。因此,為增強績效評價結果在更大范圍內的可比性,有必要進一步統一規范預算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的構造,并盡快建立個性指標共享平臺。

(三)預算績效指標的標準設定有待細化與完善

構建預算績效指標的原則有很多,但都強調績效指標的可測量性,比如目前使用較為廣泛的SMART原則[12]。而可測量性則需要指標的標桿值來支撐,但從現有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來看,各地區(各部門)績效標準的構建仍處于探索期,尚缺乏一個科學、系統、全面的評價標準體系。不管是共性指標框架,還是各行業的個性績效指標體系,大多只包含指標名稱、指標解釋等基本信息,缺乏對指標標準設定的考慮。這就為各部門自主隨意設定標準值預留了空間,難以辨別出預期設定的目標值是否合理。因而,為了增強預算績效指標的實用性,需要建立績效指標共享平臺,錄入相關指標的目標值、基準值(歷史基準、行業基準、其他地區參考值)等標桿信息,以便增強績效指標的橫向可比性(不同地區間)和縱向可比性(不同時間段)。

(四)績效指標體系的側重有待明晰與簡化

從現有的預算績效指標體系來看,大體呈現績效指標數量龐雜的狀態,所有的指標只是簡單地羅列,并未展開重要性的排序,對于不同部門、不同項目間側重點的差異性,也未設置相應的指標權重區別。這樣的體系構造不僅在指標的選用及指標庫的更新維護方面需要耗費大量的成本,而且因指標過多而造成的信息超載,也可能使得某項重要信息被忽略。此外,就我國預算項目數量龐大的現狀而言[13]⑦,若要推進預算績效管理全覆蓋,則需考慮采用“雙重二八率”⑧方式[14],對項目支出進行分類評價,這也需要建立在提取核心指標的基礎上。因此,縮減指標數量及提取關鍵指標是當前預算績效指標建設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關鍵指標的構建,則需注意以下兩個問題:第一,就關鍵指標設置的具體數量而言,一個組織設置4—10個指標是較為理想的選擇[15]。根據人們對于一個評價的主觀反應,若項目評價指標超過20個,參與主體在心理上便會開始對其胡亂對付,相反,若為十來個指標,每個指標評價結果的真實可靠性則會提升[16]。第二,關鍵指標應包含關鍵績效指標和關鍵成果指標兩類,其中關鍵績效指標是指那些能與某一主體緊密相連,即責任可追溯的指標,關鍵成果指標是指由多團隊合作而達到的總結性指標[17]。恰如同在汽車里程表中,行駛速度即為關鍵成果指標,因其是齒輪傳動與發動機轉數共同作用的結果,而溫度表則是關鍵績效指標,僅和發動機的運轉過程相聯系。對于政府各部門而言,諸如應對緊急情況的反應時間、開展某活動的數量等可由某些管理人員具體負責的指標,就可以作為關鍵績效指標,而諸如提供服務的有效性、公眾滿意度等需要多團體相互協作的指標,則可作為關鍵成果指標。這種與預算參與主體責任綁定、分類設置關鍵指標的方式,能夠有效激勵預算參與人員的工作積極性,進而提升有限財政資源的使用效率。

 

注釋:

①其中一級指標為項目決策、項目管理、項目績效,分值分別為20分、25分和55分,初步體現了結果導向的績效理念。

②遼寧省與山東省分別印發了《關于印發遼寧省省級財政支出績效管理暫行辦法的通知》(遼財預〔2011〕696號)和《山東省省級財政支出績效評價管理暫行辦法》(魯財預〔2011〕67號),采用了2011年的中央財政支出績效共性指標體系。

③比如,2011年財政支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中,產出類指標采用產出數量、質量、時效、成本是否達到績效目標的定性表述方式,而在2013年指標體系中直接采用實際完成率、完成及時率、質量達標率、成本節約率來定量表述。

④預算覆蓋范圍廣泛,基于不同行業、不同部門、不同項目的特性,很難采用一類指標體系去評判各類活動的績效狀況,故應根據各自的特征分類設置個性化指標體系。

⑤通過網絡公開渠道檢索,目前僅能找到北京、云南、湖北、江西、吉林、黑龍江6個省市的部門整體支出績效評價共性指標框架。

⑥湖北省、黑龍江省、云南省、安徽省、天津市、江西省。

⑦據有關數據,2016年我國中央預算項目就達10萬多個,此外還有70多個中央轉移專項。

⑧所謂“雙重二八率”是指,將80%以上的財政支出項目歸入簡潔性績效評價的類型;對于簡潔性績效評價的指標設計,可以考慮在綜合性評價的指標數量基礎上,僅保留20%的關鍵核心指標。

參考文獻:

[1]李波.我國財政支出績效評價法制化研究:回顧與展望[J].經濟研究參考,2017(,23):25-28.

[2]浙江省財政廳.浙江省財政支出績效評價參考指標庫(2011版)[EB/OL].http://www.zjczt.gov.cn/art/2011/12/31/art_1164206_1686041.html,2011-12-31.

[3]浙江省財政支出績效評價辦法(試行)[EB/OL].https://max.book118.com/html/2015/0916/25530297.shtm,2015-09-16.

[4]重慶市財政專項資金績效評價指標體系(試行)[EB/OL].https://baike.baidu.com/item/,2011-08-01.

[5]上海市閔行區.2017年防汛積水點改造項目財政支出績效跟蹤評價[EB/OL].http://xxgk.shmh.gov.cn/mhxxgk-web/html,2017-12-08.

[6]關于印發山東省海洋與漁業部門項目支出績效評價指標體系框架的通知[EB/OL].http://www.hssd.gov.cn/zwxx/ghcu/czxx/201802/t20180212_1178187.html,2017-12-29.

[7]關于印發吉林省預算績效管理參考指標(2012)的通知[EB/OL].http://www.ecz.gov.cn/ysgl/ldjy/glbf/38957.htm,2013-12-04.

[8]廣東省財政廳.具有廣東特色的績效指標庫“新鮮出爐”[EB/OL].http://www.gdczt.gov.cn/zwgk/czxw/201808/ t20180830_965241.htm,2018-08-27.

[9]河北省財政廳.關于印發河北省項目支出績效指標框架體系的通知[EB/OL].http://www.sohu.com,2017-04-28.

[10]廣西預算績效管理指標庫——項目支出績效指標[EB/OL].https://wenku.baidu.com/view/e707fbc66429647d27284b73f242336c1eb93009.html,2018-10-11.

[11]馬蔡琛.政府預算(第二版)[M].大連:東北財經大學出版社,2018.106.

[12]George T. D.. There's a S.M.A.R.T. Way to Write Management's Goals and Objectives[J].Management Review,1981.35-36.

[13]馬國賢.政府績效管理與績效指標研究——兼論政府績效管理“德州模式”[M].北京:經濟科學出版社,2016.228.

[14]馬蔡琛.財政支出績效評價方興未艾[J].中國財政,2017(,17):1.

[15]Doug Hadden. How to Create Government KPIS[EB/OL].https://freebalance.com/uncategorized/how-to-create-government-kpis/,2017-02-18.

[16]馬蔡琛,朱旭陽.21世紀公共預算績效管理方向探究[J].財政監督,2017,(11):79-80.

[17]〔美〕戴維·帕門特.關鍵績效指標KPI的開發、實施和應用[M].北京:機械工業出版社,2017.11.

分享: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