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指標與評價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量化研究 > 指標與評價

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內涵及評價指標體系

信息來源: 《黨政干部學刊》2019年第2期  責任編輯:謝 晉作者:耿 鵬 薛 箏 張 瑜  發布時間:2019-05-21

【摘 要】居民獲得感的概念和民生福祉緊密相關,民生福祉的發展水平是居民獲得感的核心內容。以民生福祉為思路導向,結合當前國家主要矛盾的轉變,對居民獲得感的概念和內涵進行界定,在此基礎上從宏觀經濟發展質量、民生福祉發展水平和民生福祉協調水平等三個維度構建了居民獲得感的評價指標體系,并通過實際數據檢驗了指標體系的可行性。

【關鍵詞】民生福祉;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1]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以及黨和國家對于人民利益的高度重視意味著獲得感的內涵也應隨之拓展和豐富。因此,關系民生福祉的內容應作為衡量居民獲得感的核心標準,此外在衡量獲得數量的同時,獲得的質量也應納入到考量的范疇之中,集中體現居民實際獲得的充分性和均衡性。

一、獲得感文獻梳理

當前我國正步入社會轉型發展的加速期和改革開放的攻堅期,居民獲得感作為創新社會治理和促進民生改善的重要研究領域,正日益成為學術界、實踐層和決策層關注的焦點。通過文獻梳理可以發現,目前獲得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

(一)關于獲得感內涵的研究

在收入消費方面,馮帥帥,羅教講(2018)認為“獲得感”與主觀幸福感相比,更具有客觀性、針對性和實在性。主張從絕對收入和相對收入兩個方面研究市場激勵對居民獲得感的重要影響。[2]而趙衛華(2018)則將“獲得感”劃分為絕對獲得感和相對獲得感。強調增強居民獲得感的途徑是私人消費和集體消費水平的提升。[3]

在社會保障方面,馮帥帥,羅教講(2018)主張從社會保障、機會公平和分配公平三個方面來研究和分析國家供給對居民獲得感的重要影響。[2]彭宅文、岳經綸(2018)則認為通過改革社會醫療保險的覆蓋面、保障范圍和支付水平能夠提高居民的獲得感。[4]

在公共服務方面,黃艷敏,張文娟等(2017)從公共服務、政治權利和社會參與機會等層面來界定實際獲得的概念,認為提升居民獲得感的重要方式在于改善實際獲得。[5]而李斌、張貴生(2018)則提出“公共服務獲得感”的概念,認為地方政府在公共教育、醫療衛生、住房保障以及社區事務等方面的財政投入是提升居民公共服務獲得感的重要途徑。[6]

(二)關于獲得感與民生福祉之間關系的研究

丁元竹(2016)將“獲得感”定義為人民群眾在實際社會生活中享受改革發展成果的主觀感受和滿意程度,強調實實在在的獲得感的提升能夠實現民生福祉的高水平發展。[7]同樣,張品(2016)也認為“獲得感”是對于物質和精神層面的、持續的獲得而產生的滿足感,是關乎民生福祉的重要社會問題。[8]而陶文昭(2016)則強調發展和民生分別是獲得感的重要基礎和主要方面。[9]曹現強(2017)主張將促進社會的包容性發展、民生福祉水平的提升和公民政治權利的實現作為提升居民獲得感的重要途徑。[10]

綜上所述,國內學者已從多個角度對居民獲得感進行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研究成果。梳理前人的研究成果不難發現,已有研究都表明增強居民獲得感的最終目標和歸宿是促進民生福祉發展水平的提升,這為以民生福祉為導向探討居民獲得感的理論內涵提供了指導和參考。但當前居民獲得感的研究還存在一些不足:一方面國內學者相關研究的概念界定較為籠統和抽象,對于獲得感內涵仍需要開展深入而具體的研究;另一方面,現有研究成果關于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構建以及相關實證研究較為欠缺,對于居民獲得感評價方面的研究則亟待加強。因此本文在吸取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結合我國社會發展的實際情況,以民生福祉為導向,提出了適用于新時代社會發展現實情況、符合當前國家發展戰略的居民獲得感內涵,旨在為當前學術界的研究增添新的思路。

二、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內涵的界定

(一)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定義

梳理前人的研究成果,我們需要明確的是如何界定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定義與內涵,使之呈現出與新時代社會發展相適應的特征。

首先,民生福祉導向下的居民獲得感應充分體現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社會發展所帶來的豐厚物質財富的積累成果。立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現實背景,我國的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這為居民民生福祉水平的提升奠定了堅實的物質基礎。其次,民生福祉導向下的居民獲得感應集中反映新時代背景下社會的主要矛盾。從“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到“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的轉變,意味著當前考量居民的獲得感不僅要考察整個社會的經濟發展成果,而且要著重關注居民享有社會發展成果的公平性和均衡性。最后,民生福祉導向下的居民獲得感應側重于對涉及國計民生方面內容的考量。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概念應當體現廣大民眾的根本利益和訴求,將實際的收入支出情況、享有的社會保障程度、公共服務的提供水平和人居環境的優良程度作為衡量居民獲得感水平的核心內容。

綜上,本文將居民的獲得感定義為在國民經濟充分發展的基礎上,我國居民充分、均衡的享有民生領域改革發展成果的程度和水平。

(二)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內涵

基于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定義,本文認為其內涵具體應當包含宏觀經濟環境、民生福祉發展的充分程度和民生福祉發展的均衡程度等三個方面。

1.宏觀經濟環境。從理論層面出發,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一個社會的物質文明發展水平是其精神文明繁榮的重要基礎。已有的研究成果中大多數學者在衡量居民獲得感時都將經濟發展水平作為重點考慮的因素之一,并逐漸由追求經濟發展數量轉變為追求經濟發展質量。從現實角度出發,居民的獲得感應當建立在經濟高速發展、物質財富廣泛積累的前提之下。當前我國經濟發展速度的提升、發展規模的擴大、發展潛能與活力的不斷增強是居民生活水平提升,擁有更大發展空間和更好發展機遇的重要保證。因而應將宏觀經濟環境作為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內涵之一。

2.民生福祉發展的充分程度。民生福祉是居民獲得感的核心內容。從國家宏觀發展戰略的角度來看,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必須始終把人民利益擺在至高無上的地位,讓改革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體人民,朝著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不斷邁進”,可見黨中央對人民利益的重視以及在促進民生改善方面的信念和決心。從居民個體的角度出發,民生福祉所涉及的收入支出、養老、醫療、基礎設施建設、公共服務等諸多方面和居民生活緊密相關,民生福祉發展水平的高低是我國改革發展成果在居民生活層面最具體、最鮮活的表現。因而應將民生福祉發展的充分程度作為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內涵之一。

3.民生福祉發展的均衡程度。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以“協調”為核心的新發展理念,而協調發展的主題是均衡,包括城鄉、區域、民族關系、經濟與社會、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等方面的協調發展,以凸顯社會發展和居民獲得的公平性和均衡性。從我國的現實情況出發,城鄉之間、城市內部各系統之間發展的不均衡性始終是阻礙居民共享改革發展成果和獲得感提升的重要因素,只有進一步打破城鄉二元格局,逐步實現城市和鄉村之間、城市內部各系統之間資源的共享,才能從制度層面為提升居民的獲得感打下堅實的基礎。因而應將民生福祉發展的均衡程度作為以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內涵之一。

三、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評價指標體系構建

(一)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構建原則

指標體系構建作為居民獲得感評價的核心問題,需要在明確相關定義的基礎上進一步明確評價的原則,科學合理地選取相關指標,嚴謹地開展科學論證與推導,使指標體系結構清晰、層次分明。由于居民獲得感本身是一個較為抽象的概念,居民獲得感評價所涉及的內容和范圍也相對較為廣泛,因而在指標構建時要著重注意以下三個原則:一是全面系統性原則。即評價指標體系要以盡量精簡的指標設置較為全面地反映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理論內涵與本質意義。二是科學性原則。即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要充分考慮評價對象的特征和實際情況,兼顧不同地區、不同經濟社會發展水平、不同層次評價對象的發展狀況,確保評價結果的信度和效度。三是可操作性原則。即指標的選取應當是明確且能夠獲取的。考慮到具體實踐的可行性和數據來源與渠道的可靠性,一些需要計算的指標在計算方法上應盡量趨于標準化和規范化。

(二)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構建思路

本文基于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的內涵,借鑒獲得感相關研究成果,采取自頂向下、逐層細化的方法,構建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

1.確定評價指標體系基本框架。基于現有研究文獻,根據居民獲得感的概念和內涵,借鑒相關評價體系研究資料,依據全面系統性、科學性和可操作性的原則,初步確定評價指標體系的二級和三級指標。

2.進一步完善評價指標體系。根據居民獲得感內涵所涉及的內容,對目前宏觀經濟質量、民生發展、民生質量、城鄉統籌等領域的評價指標進行統計分析,篩選出頻度較高且數據可獲取的四級指標。為使評價指標更加符合現實,課題組邀請相關領域專家,運用德爾菲法對評價指標進行調整和完善。

3.檢驗指標體系。運用綜合評價方法,對各省區居民獲得感進行綜合評價,驗證指標體系的可行性。

(三)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

基于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思路,本文最終構建了包括宏觀經濟發展質量、民生福祉發展水平和民生福祉協調水平三個維度的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見表1)。

1.宏觀經濟發展質量維度反映了一個居民獲得感強的高質量社會應當具備的雄厚經濟實力和強大發展動力。并且基于對靜態發展成果和動態發展潛力兩方面的考慮,下設經濟實力和發展動力兩個三級指標。其中經濟實力指標旨在集中反映我國經濟發展的總體規模,體現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國民經濟發展所取得的顯著成就,而發展動力指標則側重于從動態角度來反映經濟發展的潛力,以衡量我國國民經濟的發展質量。

2.民生福祉發展水平維度反映了一個居民獲得感強的高質量社會應當是居民收入有充分保障、社會保障和公共服務相對完善、居住環境優美的社會。并下設收入支出、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和人居環境四個三級指標,以集中體現我國居民享有改革發展成果的充分程度。

3.民生福祉協調水平維度反映了新時代我國區域、城鄉、經濟與社會、人與自然之間的協調發展和社會公平問題。并下設收入支出、社會保障、公共服務和扶貧脫困四個三級指標,以集中體現我國居民享有改革發展成果的均衡程度。

(四)  居民獲得感評價方法

為了檢驗評價指標體系,需要選擇評價方法,對各省區居民獲得感進行評價。

1.對基礎數據進行正向化和無量綱化處理。為了進行綜合計算,應將反向指標正向化,并在此基礎上去除量綱的影響。本文采用取相反數的方法實現指標的正向化,運用數據標準化方法對各指標進行無量綱化處理。第i個數據的無量綱化值ZXi為:

image.png

其中,ZXi表示第i個數據無量綱化后的值,Xi為第i個數據的原始值,和S分別為該指標對應的數學期望和標準差。


1558454712266108.png

1558454722672844.png

1558454731113337.png


2.確定各級指標權重。運用層次分析法確定二級指標的權重;由于三級指標之間的重要性相當,采取等權重賦權;由于四級指標之間相關性較強,運用主成分分析法客觀賦權。本課題設計了“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相對重要性咨詢表”,通過問卷調查方法,向20位相關領域專家學者發放問卷,獲得有效問卷15份。依據層次分析法將專家們的意見轉化為判斷矩陣,并進行了一致性檢驗,最終獲得各二級指標權重,民生福祉發展水平的權重最高(0.4599),緊隨其后的是民生福祉協調水平(0.3189),宏觀經濟發展質量的權重最低(0.2212)。

3.建立居民獲得感評價模型。根據無量綱化數據和各級指標權重,利用加權平均模型,計算各省區居民獲得感綜合得分。

(五)實證檢驗

本文利用2016年的數據資料(數據來自國家統計局網站),對全國30個省區(由于西藏數據缺失,不包括西藏)的居民獲得感進行了實證分析(見表2)。


1558454783131436.png

1558454815432856.png


由上述計算結果可以看出:上海和北京的綜合得分最高,屬于第一梯隊;浙江、江蘇等東部沿海省份的綜合得分也較高,屬于第二梯隊;第三梯隊的綜合得分居中,主要包括中部、西部和東北的省份;第四梯隊綜合得分較低,包括甘肅、貴州和云南等西部省份。由此可見評價結果和各省區居民獲得感的實際情況基本相符,驗證了評價指標體系的可行性。

四、結論

本文結合我國全面深化改革、社會加速轉型和社會治理創新的現實背景和當前我國居民獲得感存在的落實不利、分量不足、有失公平和未成常態等現實問題,基于對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內涵的界定,從宏觀經濟發展質量、民生福祉發展水平和民生福祉協調水平等三個方面出發,對居民獲得感評價指標體系進行了嘗試性的構建,旨在體現我國現階段主要矛盾的基礎上集中反映居民在民生福祉方面的客觀獲得,體現獲得結果的公平和均衡程度。這不僅能夠極大地豐富學術界有關獲得感研究的理論,也為后續社會發展規劃和惠民政策的制定、調整提供理論指導與借鑒。在指標體系的運用和借鑒方面,首先,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指標體系的構建可為獲得感指數的生成提供具體的計算思路,有助于將居民獲得感的定性評價轉化為具體的量化數據,便于開展縱向和橫向的對比與分析。其次,基于獲得感內涵而構建的評價指標體系可為獲得感實證研究提供分析工具。最后,由于對某一地區居民獲得感的評價和認知應當是一個持續、動態的過程,民生福祉導向下居民獲得感指標體系的構建還有利于為這種持續的動態監測提供穩定的評價依據,實現居民獲得感的動態實時監測,為進一步制定提升居民獲得感的相關政策提供科學的理論依據。

 

參考文獻:

[1]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N].人民日報,2017-10-28.

[2]馮帥帥,羅教講.中國居民獲得感影響因素研究——基于經濟激勵、國家供給與個體特質的視角[J].貴州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3).

[3]趙衛華.消費視角下城鄉居民獲得感研究[J].北京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8,(4).

[4]彭宅文,岳經綸.新醫改、醫療費用風險保護與居民獲得感:政策設計與機制競爭[J].廣東社會科學,2018,(4).

[5]黃艷敏,趙娟霞.實際獲得、公平認知與居民獲得感[J].現代經濟探討,2017,(11).

[6]李斌,張貴生.居住空間與公共服務差異化:城市居民公共服務獲得感研究[J].理論學刊,2018,(1).

[7]丁元竹.讓居民擁有獲得感必須打通最后一公里——新時期社區治理創新的實踐路徑[J].人民智庫報告,2016,(2).

[8]張品.“獲得感”的理論內涵及當代價值[J].河南理工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4).

[9]陶文昭.“獲得感”是執政為民的標尺[J].理論導刊,2016,(4).

[10]曹現強.獲得感的時代內涵與國外經驗借鑒[J].學術前沿,2017,(1).


分享: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