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指標與評價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量化研究 > 指標與評價

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體系建構

信息來源: 《長白學刊》2019年第2期  責任編輯:管理員作者:趙宬斐 李 璐  發布時間:2019-04-28

【摘 要】科學、有效地運用評估指標方式把握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樣態、效果與趨勢,并對其作出綜合性判斷與分析,是研究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一種比較可行的方法。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體系借助于政治生態系統學、生態系統學和績效評估等理論的支持,依照評估原則、評估維度、評估框架、評估指標和評估方法對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狀況與結果開展系統評定與分析,有助于客觀、全面和真實地反映黨內政治生態狀況,對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優化黨內政治生態必將起到良好的促進作用。

【關鍵詞】黨內政治生態;評估;指標體系


黨內政治生態評估指標是比較客觀、直接地展現黨內政治生態發展處于何種樣態與程度的具體化,是科學有效認知和把握黨內政治生態狀況的重要手段與方法。通過建構一套科學并具有可操作性的評估指標體系,具體了解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復雜肌理,研究各系統之間的關聯性,預測黨內政治生態中可能存在的生態阻隔,把握其未來發展趨勢與狀態,能夠為學界研究黨內政治生態提供一定的參考與借鑒。

一、相關文獻梳理及學理支持

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重視黨內政治生態建設,把凈化黨內政治生態作為黨的建設偉大工程,他指出:“嚴肅黨內政治生活、凈化黨內政治生態是偉大斗爭、偉大工程的題中應有之義,是我們黨實現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重要途徑。抓住了這個點,我們黨就能更好凝心聚力、強身健體。”[1]38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也為如何進一步優化黨內政治生態指明了方向,不僅是推進黨的建設偉大工程的需要,也是中國共產黨實現自我升華的重要途徑。凈化黨內政治生態需要對政治生態相關理論進行研究,同時離不開對政治生態理論的基本原理以及相關文獻梳理的深入考察與具體分析。

(一)相關文獻梳理

生態理論主要來自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對生態環境危機產生的思索,探尋人類如何生存和可持續性發展,由此,引發了人們對人類與環境關系以及人類未來發展趨勢的深入思考,可以說“科學的未來是生態學的綜合”[2]。政治生態理論也由此而生,政治生態理論在充分汲取生態學理論發展的基礎上“開創了用系統的、全面的、有機統一的生態學觀點研究現代政治的新時代”[3]2。政治生態理論主要分析人類社會中的政治現象,從全新的視角了解政治生活,以生態學的視閾探索政治制度以及政治發展模式,對開拓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視野起到了很好的借鑒作用。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屆中央紀委二次全會上提出:“改進工作作風,就要凈化政治生態。”[4]隨后,又在一些重要會議上對如何加強黨內政治生態建設作了系統和深刻的論述。與此同時,學界也及時跟進加強了對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相關研究。有學者認為,“構建良好政治生態是推進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舉措,是解決黨內存在的突出問題的迫切需要,是增強黨的活力的必要手段”[5]。黨內政治生態發展如何,要依靠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體系來解釋、說明、測繪與評價。其評估運用一種系統的思維方法,以生態智慧和理論逐步探索政治現象,建立新的理論框架,不僅有利于推進中國政治發展的整體性,也有利于政治改革所需要的系統性以及深入性。

目前學界對黨內政治生態及其相關研究有代表性的觀點主要有:一是系統論。有學者從系統論的角度出發,提出“黨內政治生態系統內部諸要素之間相互影響,構成一個彼此相依的有機整體”[6]。又以黨內系統為邊界重點,從黨內政治行為、政治價值、政治制度等維度考察黨內政治生態的發展變化。[7]二是環境論。有學者從黨內政治生態環境出發提出對其的建設以及評估,認為“目前黨內政治生態的凈化目標性不強,結合五點建議為構建黨內政治生態環境評價體系提供明確的方向與目標,同時根據政黨性質、地位等作為重要依據,借鑒管理學評價體系的構建方法,對黨內政治生態環境體系的相關要素進行提煉,按照相關性、代表性和可量化性的原則選定具體的評價指標”[8]。三是目的論。有學者對政治文明的發展以及達到一個什么樣的狀況給予評估和總結,指出“政治文明中政治主體、政治思想、政治制度和政治行為四個部分,每一部分都存在自身的評價標準”[9]。對于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狀態如何、結果如何,也需要給予一定的認知、總結與評判;對黨內政治生態的評估是針對黨內政治系統中各要素相互之間以及與其他社會系統之間互相作用、影響與制約所形成的狀況、特征進行分析、歸納與綜合,是對黨內政治生態狀況的集中反映,可以說對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是促進整個黨內政治生態健康發展的一個重要環節。

(二)評估指標體系建構的學理支持

任何評估指標體系都離不開相關的一些理論支撐。從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體系來看,離不開生態系統學以及政治系統學的理論知識、政治可持續發展理論以及政治績效評估理論等的支持。科學借鑒這些理論,有助于推動黨內政治生態評估體系建構的科學性、有效性和可操作性。

一是生態系統學。生態系統理論主要由俄國著名心理學家布朗芬布倫納提出。他在學術研究中深受人類行為與社會環境互動理論的啟發,認為人類與其成長的社會環境可以看作是一種社會性的生態系統。在生態系統中人類通過多方互動形成一定結構的能量循環和流動,并具備一定的自行調節和反饋控制機制來保持著相對穩定的狀態。這種系統植根于人們的生活和生產方式,同時依托于外在客觀環境與內部自身的各種制度框架而逐漸演變成一種不斷發生變化的動態系統。同樣,黨內政治生態系統也是流動、互動的,具有與一般生態系統相似的屬性和運行模式。探索黨內政治生態系統的客觀性和規律性,可以借鑒生態系統學相關理論來考察黨內各組織機構的發展狀態。

二是政治系統理論。政治系統理論由美國政治學家戴維·伊斯頓提出,他運用系統分析方法研究人在政治過程中的行為,認為政治生活是“一個行為系統,其處于一個環境之中,本身受到這種環境的影響,又對這種環境產生反作用”[10]22。這種相互影響的過程其實質就是能量與信息交換的過程,并形成一個動態開放的政治系統。在動態的政治系統中不僅能夠調節、改變自身的結構與功能,同時也可以調節人們的觀念、思想與行動。因此,政治系統理論主要考察政治系統所具有的平衡性、活躍性、開放性以及生態性等相關指標,借助于政治系統理論說明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狀況和發展趨勢,具有一定的理論與現實意義。

三是政治可持續發展理論。可持續發展理論經歷了一定的歷史過程。從20世紀50年代起,人們開始關注過度化的經濟發展、城市膨脹、人口集聚和資源枯竭對全球生態系統帶來的巨大挑戰,到20世紀60年代《寂靜的春天》發表;從20世紀70年代《只有一個地球》以及《增長的極限》廣為人們關注,再到1987年以挪威首相布倫特蘭在《我們共同的未來》報告中提出可持續發展概念。這種可持續發展理念拓展到政治領域中,人們開始意識到政治領域也同樣需要協調有序發展,否則就可能發生政治生態危機。同樣,黨內政治生態也需要追求一種可持續發展理念與價值。由于黨內政治系統是一個復雜的整體系統,黨內的政治、文化、監督、權利等都是不可分割的子系統,每個子系統之間都相互作用,若其中一個子系統發生問題,將會直接或間接地造成其他系統的紊亂,甚至會誘發基因突變。以此為基準評估黨內生態建設具有統籌全局的效果,主要目的是增強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有序性與生機活力。

四是政府績效評估理念。“政府績效又稱‘政績’或‘公共績效’,是政府及其他公共權力組織在依法對社會經濟活動進行管理和服務的過程中所產生的結果和效能。”[11]3政府績效評估最早源于美國,隨著西方新公共管理運動的不斷深入,到20世紀80年代對全球性的政府改革與發展產生了很大的影響。政府績效評估主要針對指標體系的構建、主體的多元化、技術運用的方法以及法治化、數字化政府等多個方面。有學者提出:“今后政府治理績效評估中,應該利用國內外信息科學、管理工程、企業管理領域內的實踐者與研究者開發出的許多行之有效的信息挖掘理論與工具,如數據挖掘(DM)、數據庫知識發現(KDD)、GMDH、NETTR、ASPN等數據挖掘方法。”[12]由此可知,今后對政府績效評估的方式將更加趨向數據化、規則化與高效化。這種評估方式有助于開展對黨內政治生態評估體系在權力的運作、權力清單、權利的制約、人民對政治生活的參與度和感受度等多個層面進行有效的評價。

在研究黨內政治生態評估中可以充分借鑒上述相關理論對黨內政治生態發展進行分析與評判,由于黨內政治生態涉及到多個系統、多種層次與多個維度,蘊含著豐富的內容,對其評估時還應該考慮黨內的監督、關懷、以及傳統習慣等各方面相關因素,才能比較準確、客觀和科學地作出有效評估。

二、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的價值訴求

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要具備明確的價值訴求,不同的價值標準與觀念顯然會影響評估的標準、內容與效果。黨內政治生態運行和發展的效果如何,需要從民主性、穩定性、良序性、凈化性等幾個價值標準來衡量。

一是民主性。中國共產黨一直將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其奮斗目標。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是以實現最大化的民主性為價值訴求,民主是遏制腐敗的根本因素,也是衡量政治生態系統是否有效的重要參照。民主性價值的支撐是社會大眾對政治生活參與感的提升以及對政治生態指標評估需求的提升,民主問題不僅僅是簡單的一種政治生活方式,也是讓政治生態指標評估的建構更符合社會大眾生活真實需要的關鍵所在。

二是穩定性。穩定性是黨內政治生態有序協調發展的依據與根基。一個政黨的政治生態系統若沒有穩定性作為前提,其發展就失去了載體,進而引發政治生態系統的混亂與無序。并且,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所追求的穩定性不是一種靜態封閉的穩定,而是動態的、開放的和有序的穩定,這是黨內政治生態健康發展的顯著標志,而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評估需要充分關注黨內政治生態的穩定性。

三是良序性。良序性是衡量政治生態運行狀況如何的一個重要指標,同時屬于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的價值要求之一。黨內政治生態是否體現出良序性,主要是看黨內政治系統中的權力配置是否科學有效,權力運行機制是否順暢,制度體系是否協調,組織配置是否合理等;如果上述因素與條件存在一定的生態阻隔,必然會降低黨的執政效率,阻礙黨內政治生態系統的良性發展。

四是凈化性。黨內政治生態系統中最主要的運轉目標是逐步增強中國共產黨的清正廉潔。黨內腐敗是指中國共產黨內部的領導干部為了追逐個人利益而違反黨內規章制度,為追逐私利異化公權的行動,是一種破壞正當制度與規則的行為。若黨內腐敗得不到有效的控制,社會中的不平等傾向則會進一步凸顯,貧富之間的差距也將日益明顯,必將引發社會的不穩定。消除黨內腐敗,凈化黨內風氣,優化黨內政治生態,是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重要的價值訴求之一。

三、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體系建構

由于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體系本身是一個相對完整的運行系統,自身結構具有一定的復雜性、層次性,加之評價指向的客觀內容也十分復雜多變,因此在對其進行建構時首先需要對遵循的評估原則、評估維度、評估框架和評價方法進行明確。

(一)評估原則

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要具備科學性、針對性、全面性與準確性,就應遵循以下幾個原則:

一是問題導向原則。問題導向原則需要從兩個層面理解:首先,在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中要始終堅持在黨的領導下有序推進。在黨內政治生態具體評價指標的構建中,需要從具體問題入手,突出明確的問題導向意識,優化黨內政治生態秩序,要看各級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干部在推進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同時,是否真正做到了密切聯系群眾,是否克服了形式主義、官僚主義、享樂主義和奢靡之風。其次,在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中要始終聚焦于民生、民情與民意等實際問題。具體的民生、民情與民意是最大的政治,也是最切實的問題。在建構評估指標時要充分考慮到各級黨組織和黨員領導干部是否能夠眼睛向下、重心下移,深入體察民情、感悟民意,進而深化對人民生活中問題的認識,充分尊重人民主體地位,以人民生活的問題意識為導向,做到問政于民、問需于民、問計于民,認真傾聽群眾的呼聲,了解群眾的真實訴求。

二是系統性原則。由于黨內政治生態是一個復雜的多層次系統組合,系統里的各部分發展都具有一定的邏輯相關性,以系統整體發展目標的優化為準則可以協調各系統之間的相互關系,使系統運轉更加順暢。從系統論的角度看待黨內政治生態,其中各部分系統相互聯系又互為條件,將黨內行為主體的舉動、價值、制度、意識形態等評價指標放在整個黨內政治生態系統中來設定,會使評價更具有全面性、協調性與層次性,確保黨內政治生態評估標準的客觀性和準確性。

三是SMART原則。SMART是由彼得·德魯克所提出,是一種績效管理的綜合性原則,黨內政治生態評估與績效管理有著共同特質,都是為了在評估之后使政治績效能夠有顯著提高,得到社會大眾的肯定與認同。黨內政治生態評估可以借鑒和參考SMART原則,對黨內政治生態的評估要有明確的具體指標以及某些可量化的指標進行考察,以當前的客觀情況為基準,根據客觀情況的變化調整階段性目標。S:(Specific)——明確的、具體的。主要是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要明確、清晰,能夠準確反映黨內政治生活的具體內容;M:(Measurable)——可量化的。主要是針對某些指標可量化的內在因子,以及對目標、考察指標的量化,并且若不是數字化的指標便不能隨意考察,以免出現偏差。A:(Attainable)——可實現的。是指黨內政治生態的目標以及評估指標都是必須要付出努力才能夠實現的。R:(Relevant)——實際的、現實的,而不是假設性的,是一種當前政治生態現狀存在的實際情況。T:(time—bound)——時效。是指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評估需要有具體的時效性,并根據客觀情況的發展調整階段性目標。

四是動態性原則。黨內政治生態系統之間的各要素在發展狀態中表現出的相互關聯性和相互制約性的功能即動態性。由于黨內政治生態始終處于不斷的發展狀態中,在評估中堅持動態性原則,主要審視在黨內政治生態系統運轉中,哪些條件可能遭受一定的限制和制約,以及隨著時間、地點和人們的主觀影響發生著哪些變化。因此,要加強黨內政治生態建設,必須掌握每個動態要素之間的動態相關特征,充分利用相關因素自身的作用。如掌握各評價主體黨內和黨外等動態相關性,是形成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的前提。

五是定性與定量相結合原則。黨內政治生態系統中的各個要素有可量化的,同時也有不可量化的。對于可量化的,需要利用大量的數據作為支持,通常更具有科學性和說服力。而對于不可量化的因素,主要是使用一些非量化手段,進行前期的調查、中期的實驗和后期的分析等,用具體的定性評價指標進行評估,定性是聚焦到某一個系統,將指標具體化。因此,只有運用定性和定量指標相結合的原則,以及不同的評估方式和技術,才能使評價指標的選擇更加全面有效。從某種意義上講,定性分析與定量分析通常代表著不同方法體系所具有的基本技術特征。

(二)評估維度

在構建黨內政治生態評估指標體系過程中,評估維度是構成評估體系的主要環節,只有在確定了評估維度之后,才能進一步確定評估框架及其具體評估指標。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主要應從兩大維度出發:

一是從黨內政治生態系統維度出發。黨內政治生態主要由黨內政治制度、政治文化、政治監督、政治權力以及政治環境等五個子系統所構成。進行評估時,要充分考慮這五個子系統發展的內在關系以及實際運行狀況,以此開展對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狀況評估。

二是從黨內外認知與評價維度出發。我們知道“任何一種評價指標體系,都涉及評價主體問題,即由誰評價、怎樣評價的問題。評價主體不同,其在評價過程中的情感態度和心理傾向性可能也有差別”[6]。對黨內政治生態的認知與評價一般分黨內和黨外兩種。黨內評價是政黨內部的自我認知與評價,即黨員、干部的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同時也屬于黨內的自我認知與狀況分析,具有高度的自律性、自省性與自控性。黨外認知與評價主要包括民主黨派人士、無黨派人士、少數民族人士、非公有制經濟人士、港澳臺人士、海外代表以及第三方的認知與評價。黨外認知與評價是一種黨外人士對黨內政治生態體系的認知與感受,是在評價中產生的主觀性具體感受程度,確立評價指標體系需要黨內與黨外的有機統一,以規避單一評價主體不符合客觀實際的評價。

(三)評估框架

評估框架是指標體系的骨架,是評估的主要依據與整體性基礎。在對黨內政治生態相關因子的分析中,對每個子系統之間相互關系的分析、指標的取舍、具體因子數量的確定以及不同類別的選取,都將以評估框架為依據。評估框架不僅提供了規范的研究角度,也有利于為后期指標的具體運用、檢測提供一定的政策干預。黨內政治生態中不同主體基本情況也會存在一定的差異,建構的框架是一種優化的基礎性指導,能夠便于有針對性的政策建議的提出。黨內政治生態系統評估框架如圖1所示:


1556434771257631.png


圖1展示了黨內政治生態系統關系的簡要框架,主要包括黨中央權威、黨內外評價和黨內五大運行生態系統。要明確對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要看整個生態系統運行狀態及發展結果是否能夠堅持黨的領導、維護黨中央的權威。黨內政治生態這個大系統中包括五個子系統,依次分別為黨內政治制度、文化、監督、權利以及環境。制度系統是根本保障;文化系統是涵養與引導;監督系統是進一步規約與完善;權利系統是參與和分享;環境系統是具體載體。五個子系統之間相互作用、相互依賴,構成一個具有特定結構的有機整體,這個有機整體同時也作為它從屬于更大系統的組成部分而存在。黨內外可以根據對各個子系統運行狀況設置的具體指標進行分析與評價,主要由黨內和黨外的不同人士針對不同的評估指標進行評價,并在評價的同時要始終堅持擁護黨中央權威為核心,以凈化黨內政治生態為發展目標。

(四)評估指標

文章在遵循上述原則的基礎上,按照通常的評價體系設計程序,擬定“廉潔民主、動態開放、協調進步”作為黨內政治生態優化總目標,并借鑒生態文明評價體系的分類框架,按照規范性、表率性、可行性的特質確定了相關核心評價指標,進一步對黨內政治生態發展中的相關影響因素進行分類以及篩選;同時借鑒《國家生態文明建設示范市縣指標》的相關內容,提煉出約束性和參考性指標,以此對黨內政治生態的相關指標內容進行評估。具體內容如表1:


1556434794177936.png


評估指標分為五個系統類別,每一類別包括8個具體指標評價指數,共計40個具體指標評價指數。

一是黨內政治制度子系統。制度是維護黨內政治生態穩定有序發展的根本保證,制度發展狀況如何,直接影響著黨內政治生態發展的質量。在黨內政治制度子系統中,主要采取政治廉潔指數、黨內民主集中的踐行、黨內政治制度的執行程度等8個方面指標,它們之間主要包括關于黨內政治制度的組織原則、紀律制度以及黨的政治規矩和紀律約束等各項內容,各指標都圍繞黨內制度發展狀況對黨內政治生態進行評估指標選擇。

二是黨內政治文化子系統。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指出:“黨內政治生活、政治生態、政治文化是相輔相成的,政治文化是政治生活的靈魂,對政治生態具有潛移默化的影響。”黨內文化基于黨內的意識形態發展,本質上是一種價值觀念,需要健康向上的積極的黨內政治文化為引導,并從根本上影響著黨內政治生態的狀況。在黨內政治文化子系統中,主要是“四個自信”、政治文化以及“黑色文化”如關系學、厚黑學、官場術、潛規則等8個方面指標,各指標都是針對黨內政治文化的現狀進行評估指標選擇,其相互之間作用并構成黨內政治文化子系統評估指標的相關具體內容。

三是黨內監督子系統。黨內監督是權力監督的重要方式,是凈化黨內政治生態的關鍵所在。根據新時代我國從嚴治黨的迫切需求與現實需要,界定出黨內政治監督子系統。監督方面主要是黨內監督機制、監督執紀“四種形態”、糾正“四風”、八項規定的落實程度等8個方面指標,監督子系統的各項指標可以逐步完善黨內政治生態系統的運行和發展,各指標之間都具有監督的功效。

四是黨內權利子系統。黨內權利是黨員條件的具體化,同時也是健全黨內政治生活的基本要求。權利方面主要是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黨內民主、黨員知情權、參與權、選舉權、監督權的落實情況以及黨內一律稱同志等8個方面的具體指標。黨內權利是一種權利享有,表明在黨內每個黨員都是平等的,具有同樣的權利共同管理黨的事務。從嚴治黨也是一種在權利享有基礎之上對黨內監督的完善,都是新時代所追尋的黨內政治生態的發展目標。

五是黨內政治環境子系統。凈化黨內政治生態需要良好的從政環境,這也是中國共產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獨特優勢。環境是黨內政治生活的載體,不僅作用于人,而且不同地方的政治環境也因不同的人、事、物而發生變化。由于不同地區的黨內政治環境氛圍存在差異,環境方面主要是黨員的自身素質、良好黨風、黨員政治自覺水平以及黨內與各民主黨派的溝通合作能力等8個具體指標,其各項指標都具有針對性,并顯示黨內環境子系統中的各項具體指標都屬于參考性指標。

上述評估體系是從宏觀角度確立的初步框架,其中所選擇的評估指標也只是涉及到五個子系統中一些關鍵性因素。由于黨內政治生態系統涉及到很多領域和層面,而且在發展過程中也會遭遇各種生態阻隔,每個要素指標會根據地域的不同、環境的差異、人才素質以及政府執行力的不同而發生很大的變化,因此,在評價過程中,要注重各指標之間的流動與變化,再根據客觀的具體情況進行評估,以找出不足并逐步改進。

(五)評估方法

為推動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展,促進黨內政治生態健康有序發展,在評估體系建構的同時需要一些務實有效的評估方法的跟進,方法的設置與應用主要目的在于客觀、全面和真實地反映黨內政治生態狀況,做到在充分了解真實情況的基礎上對癥下藥。

一是相對評價法。相對評價法是在具體評價中確定代表性的或者組合評價指標,針對政治生態體系中各個評價對象與指標來互相比較,進而得出具體評價對象在總的系統里的相對位置狀態與發展趨勢。由于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指標的選擇具有一定相對性、片面性,因此衡量的標準也必然會隨著客觀條件的變化而不斷變化,并且受外在環境的條件所制約,所以相對評價也是一種無量綱化的評價,并缺少很多量化的評分標準。

二是序列比較法。序列比較法是將相同的評價對象放在同一個考評指標中進行比較,根據其特定的發展狀況進行排序,操作相對簡單且直觀,因此很容易比較出優劣。黨內政治生態系統指標評估列舉的40個指數,其中不少涉及到黨內政治生態的不同系統、不同層面和不同主體,運用序列比較法進行縱向與橫向比較,能夠相對真實地反映出一些現象和問題。

三是絕對評價法。絕對評價法是在被評價對象以外,確定一個客觀標準,并將評價對象與客觀標準之間相互進行比較,以了解被評價對象具體達到哪種程度的評價方法。由于黨內政治生態評估中某些指標具有客觀化、剛性化,例如,民主發展程度、權利屬性、權力制約度、黨員參與度以及發展和諧度都具有直觀性和客觀性,可以借鑒絕對評價法,將被評價對象與所列舉的客觀標準進行比較,評價之后每個被評價對象都可以更清楚自己與評價指標之間的差距,進而了解如何改進以及確認下一步的評估重點。對黨內政治生態進行絕對評價,還可以運用到對政治生態評價目標管理法(即與黨內被評價對象相比較的客觀對象標準的管理)和關鍵績效指標法(即從被評價對象的關鍵政治成果中提取出主要的工作目標來評價,用以衡量黨內政治生態績效的成果)等方面。

四是描述法。是指評價主體通過黨內政治生態在未來發展的某一時期中,對相關因素的變化進行描述或者假設,形成一種對黨內政治生態的正確認知與判斷,從描述、假設、分析中對將來的黨內政治生態進一步的需求進行測試和計劃。描述法的優勢是通過評估,評價對象可以獲得全角度、多層面的意見,并且可以全面客觀地了解相關信息,其價值在于提高政治角色的自我認知,提高對優勢以及不足認識的清晰度。

四、總結

本文對黨內政治生態建設的評估,主要按照“原則-維度-框架-方法”四個層級進行建構,主要設置了5個子系統,40個具體指標,初步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指標評估體系。依據該評估指標體系,分析了黨內政治生態系統的本質內涵和內在邏輯,客觀分析總結了黨內政治生態在有序性、適應性和科學性等方面體現出的狀況與特點。由于目前國內學界對黨內政治生態建設評估理論研究尚處于探索階段,該理論主要是從政府和企業績效評價的相關理論延伸和拓展而來,在許多方面還存在著亟待改進和完善的地方。從目前看,黨內政治生態評估指標在科學化、實效性和操作性等方面都有待進一步提升與拓展。如何構建一個科學、規范、高效的黨內政治生態評估體系是一項繁雜的系統工作,不僅需要借鑒已有的政治生態評價體系所積累的經驗,而且需要廣大研究者從不同角度對其進行深入研究和實踐創新,需要不斷加強黨內外的監督,營造風清氣正的黨內政治生態。與此同時,需要根據黨內政治生態獨特的性質以及功能不斷地建構以及完善科學合理、針對性強的黨內政治生態評估體系。

 

參考文獻:

[1]習近平關于全面從嚴治黨論述摘編[M].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6.

[2][蘇]H.諾維克.科學的未來和生態科學[J].哲學問題,1975(1).

[3]夏美武.當代中國政治生態建設研究[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4.

[4]鐘紀巖.改進作風就是要凈化政治生態[N].人民日報,2014-07-01.

[5]張晶.構建良好政治生態探析[J].黨政干部學刊,2017(6).

[6]高振崗.黨內政治生態的評價指標體系構建及實踐優化[J].探索,2017(1).

[7]代江波.黨內政治生態評價體系的構建[J].決策與信息,2017(1).

[8]姜帆,田少卿.黨內政治生態環境綜合評價指標體系的構建[J].世紀橋,2018(3).

[9]曹延洶,司旭.政治文明評價標準體系的構建及實施分析[J].沈陽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4).

[10][美]戴維·伊斯頓.政治生活中的系統分析[M].王浦劬,譯.北京:華夏出版社,1999.

[11]王愛東.政府績效評估概論[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12]尚虎平.從治理到政府治理績效:數據挖掘視域下的政府治理績效評估[J].遼寧師范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9(1).


分享: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